风电制造业深陷困境 产能过剩超50%_0

时间:2019-06-10 11:28       来源: 迈阳灯具有限公司

  过去五六年间,中国的风电行业经历了一轮井喷式大发展。但尴尬的是,虽然我国风电新增装机位居世界前列,但在很多地方风电电量并未得到有效利用,弃风成为制约我国风电发展的最大顽疾。

  由于全球风电业的增速放缓以及市场竞争日趋激烈,风电三大巨头先后公布了第三季度财报。与两年前的赫赫战绩不同,三季度的惨淡财报使三巨头全部陷入尴尬的境地。因此,国内外各大风电巨头都选择裁员瘦身,缩减成本渡过寒冬。

  金风科技相关负责人分析其中原因认为,目前情况并不是单个风电企业面临的业绩下滑,而是全球风电行业的增速放缓和风电企业的整体利润下滑。其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全球经济放缓的大背景,另一方面是风电行业发展放缓和激烈的市场竞争。

  资本对风电的态度由过去的热捧一落千丈转为了冷冰冰。说完这句话,东方电气东方汽轮机有限公司风电营销处项目经理代华东苦笑了一下。

  目前我国风电产业正面临投资遇冷的尴尬局面。分析人士认为,在产能过剩、需求疲软、并网难等一系列问题没有得到很好解决的背景下,风电行业的持续低迷影响到了PE机构的投资热情,短时间内难以扭转。

  风电三巨头均报亏损

  不出意料,风电三大巨头第三季度财报均为亏损。

  华锐风电第三季度单季营收仅有5.48亿元,单季亏损高达2.8亿元,创造了单季营收和净利润新低;金风科技第三季度营收24.6亿元,净亏损3243.88万元,为2008年以来的首次单季度首亏;明阳风电营业收入同比下降58.6%至7.878亿元,净利润下降94.4%至502.98万元。

  华锐350人带薪停工更进一步印证行业进入了寒冬。华锐风电董事长韩俊良表示,风电行业将进入较长调整期。

  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国内市场总监侯玉菡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全国的装机量和去年比将有所下降,但也会保持在1400万千瓦到1500万千瓦左右,对装机总量来说还是在平稳的增加。

  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风电装机总量在1760万千瓦。

  据代华东介绍,目前,在内陆建设一个49.5兆瓦的风电场,大约需要3亿元左右,如果使用1.5兆瓦的风机需要33台风机,如果使用2兆瓦的风机则需要24台风机。立一台风机基本需要主机、塔筒、变压器等成本,算下来,现在风电总投资平均成本在6800元/千瓦到8000元/千瓦。而在风电的巅峰时期,单是主机的价格就在7000元/台到8000元/台。

  能源投资就是资金密集,只有资金充足才能做。代华东直言。

  根据ChinaVenture投中集团旗下最新金融数据产品CVSource统计显示,今年以来没有风电企业获得融资。

  从以往对风电的投资来看,由于风电并网的技术难题始终未能突破,风电行业远没有达到预期收益水平。王健说。

  急功近利产能过剩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国内风电整机行业产能估计在30吉瓦到35吉瓦之间,产能过剩率在50%以上。

  这就如同面对一个开放的鱼池,每个人都同时从中钓走一条鱼,鱼池里的鱼再多也很快就没有了。代华东这样形容风电行业。

  目前,由于市场发展过快导致的产能过剩短期内难以消化,国家虽然出台了一系列新能源产业扶持政策和规划,但整体经济环境的不景气让企业难以有充足的资金进入目前盈利能力较差的风电投资。

  在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中心主任李俊峰看来,问题不出在政策上,也不在市场上,关键在金融企业太急功近利。它本来是一个小孩,十四五岁,马上就让他一下做20来岁成年人的事,就把他累趴下了,都希望它是一个赚钱的机器,这就比较麻烦了。

  眼下,关键是要找到一个让产能和市场相适应的办法,否则,这个行业还要苦一阵。李俊峰直言。

  从某种角度上对于企业而言也是一件好事,可以稍微放缓脚步,去考量远期的规划,同时,可以把技术做得更精细一点,把产品做得更好一点。侯玉菡表示。

  风电行业正在为大跃进埋单

  如同任何一个过度依赖政府补贴和扶持发展起来的行业或企业一样,华锐风电乃至整个风电行业也必将要承担政策风险和代价,为之前的大跃进埋单。

  华锐风电带薪休假的新闻喧嚣了整个11月。这家曾经以火箭速度成长为中国风电业龙头的企业如今陷入了经营的困境。

  华锐风电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已出现全面亏损,季度每股亏损0.07元。截至9月30日,华锐风电的存货金额达到85亿元之高。更为糟糕的是,公司的现金流亦十分严峻,资金链紧张,以至于不得不以带薪休假的方式变相裁员。

  然而,在2012年以前,这家公司的成长史书写的是全面辉煌。

  这家以2000万元家底起步于2006年的风电企业,从2007年至2010年间,净利润从1.26亿元猛增至28.55亿元。2011年1月5日,华锐风电以90元/股的发行价登陆A股市场,创下了主板市场20年来发行价的最高纪录,成为市值近千亿的风电设备生产商。

  短短5年内,华锐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制造了中国企业史上的财富奇迹。但其成功更像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神话。

  相比于其他纯市场化竞争的行业,风电行业更多地依赖于产业政策和主管部门意志的支持。华锐的成功当然也离不开这些。

  在国家发改委推动下,一系列扶持和鼓励风电发展的政策密集出台。风电行业也因此迎来了爆发性增长。按照十一五初期的规划,十一五期间的装机量是500万千瓦,到了2007年底,目标调整到1000万千瓦。但最后的结果是,整个十一五的装机量超过了4000万千瓦。5年间,中国的风电装机总量达4182.7万千瓦,连续5年翻番增长,跃居全球第二。全国建设中的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从一个增加到7个,24个省、自治区建立了自己的风电场。

  更重要的是,金风科技、华锐风电、东气、联合动力、阳明风电等一批国内品牌的风机制造商迅速崛起。其中,又以华锐风电利用政策最彻底,中标最多,占有市场份额最大,崛起速度最快。

  在这种大跃进式的发展中,一些隐忧开始显现:爆发式的发展带来了产能的过剩;电网无法消纳暴增的风电以至于并网与调峰难题无法突破,难免闲置和弃风的尴尬;滞后的技术、管理、质量等缺陷,导致风机脱网事故频发,不断拷问风电场与电网的安全。

  于是,从去年开始,风电政策开始转向,大规模的项目审批受到限制,各种技术标准和管理办法不断出台,准入门槛被不断提高。

  如同任何一个过度依赖政府补贴和扶持发展起来的行业或企业一样,华锐风电乃至整个风电行业也必将要承担政策风险和代价。如今,不只是华锐风电,金风科技、明阳风电等风电企业正在为风电行业的大跃进埋单。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国内风电整机行业产能过剩率在50%以上,国内风机价格从2008年的每千瓦6200元以上下滑到现在的3500元,企业利润率不到10%。

  一些投资者对陷入恶性竞争的风电行业表示悲观:未来中国风电产业将逐步走入成熟发展期,利润会不断下降;在经历了近5年的暴涨之后,增长的幅度和空间相对有限;不断发生的风场事故也意味着,未来,风机事故即将进入高发期,风电企业的经营成本和经营风险都会有不同程度的上升。

  这样看来,华锐们的寒冬仍显漫长。

  解救过剩危机 需要发力海外市场

  目前中国风电整个产业链产能严重过剩,加之三北地区弃风情况越来越严重,为了发展下去,风电企业要么往南扩展,要么走出去,这是必然趋势。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副理事长施鹏飞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2011年以来,中国传统的三北地区风电的绝对规模仍旧在全国领先,但中部、东部地区通过发展分布式风电,已经成为新兴的风电市场,风电开发商等纷纷开始南下淘金。

  南方市场的开发热潮可以从风电装机数量的暴增上得到证明。据《中国风电发展报告2012》,2011年新兴市场如广西、贵州、陕西、河南、天津、云南、安徽等省份风电装机与2010年相比翻番,青藏、四川、陕西实现了零突破。与此同时,山东、江苏、广东、福建等沿海新兴市场2011年末装机超过百万千瓦,跻身中国风电发展的第二梯队。

  在南下的同时,中国风电企业也正在加大海外扩张的力度,尤其是东南亚、拉美、非洲等新兴市场。

  全球风能理事会秘书长SteveSawyer介绍说,2020年全球风电市场将实现翻三番的增长,累计装机有望达到587GW。分地区来看,美国、欧洲等全球两大风电市场的装机容量将放缓,而东南亚、拉美等新兴市场虽然目前规模不是很大,但将是未来十年风电增长的主力。

« 上一篇:客厅装饰画 尺寸如何选择最合适
» 下一篇:没有了

娱乐八卦
频道推荐